网络频发明星学者口水战 清华教授批春晚马东反击

  针对肖鹰所批评的几点,马东在自己的博文中一边印证一边反驳。“我想告诉肖鹰教员:其一,‘常识界的精英’不是春晚的收视主体是一个常识,因为‘精英’必然是极少数人,不然就不叫‘精英’了……至于专家学者的定见是不是应该加倍正视?我陋劣地认为,只有相对准确,没有绝对权威。尤其不在于谁是什么“专家”身材和学历背景,要看说得有没有事理,是不是整话。我做电视节目主持人,十年来也常采访各类 “专家”,徒有其表、不着四六、以势压人、假充熟行的偶然碰着,为此我在本年春晚上还写了一段相声,就叫《专家指导》,供您照着镜子解闷儿。”

  “肖鹰教员谈的另一个话题很严厉,您提出‘连续三届春晚中,赵本山表演的三个小品《不差钱》、《捐助》和《同桌的你》,除了贴标签、加标语‘称道农人美德’外,此中哪一个小品不是连篇累牍地在用‘农人’的衣食男女‘取笑’?……两个小品您的‘总结、提炼和集中表达’就是‘两个光棍争一个孀妇’和‘两个汉子为一个女人吃醋’,真是让人欲哭无泪。本山教员的作品我没有介入创作,没有太多讲话权,可是在旁边察看,良多说话和细节来自于通俗人——必定不是“精英”——的糊口,作品黑白自有公论,毁誉由人,可是笑声不假,创作的过程也是布满诚意的。罗素先生说“参差多态是世界美的本源”,领略美的人似乎也应该有广阔的胸襟;春节是一个公共娱乐的节日,欢愉是美最好的传达,即便节目一入您的高眼就“欢愉得不敷美”,也大可不必以一副狰狞脸孔示人,就跟一个小品该为道德沦丧、世道沦亡负全责似的。在我看来,一个民族的所谓“精英”都个个脸孔狰狞,不会好好措辞,才真是人世地狱。最有创意的是,您在文章的最后一段蓝字“屁爱死”(PS.)中,说您“因为对春晚的失望,就没看春晚,从过后获得的信息中证实不看是准确选择……”不消看春晚,您都洋洋洒洒一片长文,你的“美学功力”真是已如化境,隔山打牛,飞花摘叶,乾坤挪移,踏雪无痕,特马资料最准!以这种透视古今的修为,光驾您把来岁春晚的节目也一并评论了算逑,免得来年费事,也好给来岁的导演们指一条有去无回的瞎道!”

  “最后我想问问您,‘马东导演看待观众和学者的立场,令我想起年前‘一脱成名’而走红的人大女生裸模苏紫紫。’这句中文是什么意思?劳驾您给翻译一下。我在第三场彩排前,跟观众‘热场’,提到一段关于董卿和韩乔生的打趣(董卿就在现场),断句是如许的:‘今天得董卿请客,你们不知道,她有喜事啦(做惊奇状)。哎哟,你们不知道啊,她今天和韩乔生成婚啦(世人知是打趣,我才说)。哈哈,回去你们都去网上传啊,就说他们在春晚现场发布的。’为的是现场观众莞尔一笑,表情放松。有个别媒体把这种打趣曝出来,是没的写,在给春晚炒花边,我能理解;可是您作为一个心智健全的“学者”,引用之前就不消用膝盖想想吗?春晚用如许炒作本身吗?您想不大白不能找小我问问吗?我脑残,这些问号我想不大白,我更想不大白的是,这和‘人大女生裸模苏紫紫’有什么可比之处?我后来看您的博客,发现您已经持续四篇文章存眷“人大女生裸模苏紫紫”,就算挥之不去,也别逮哪儿放哪儿啊,尤其是最后一段:‘当然,春晚有近30年汗青了,马东导演们也早过而立不惑之年了吧?‘苏紫紫’不外是一位假名的‘90后人大女生’。如斯,称‘春晚导演学苏紫紫’大要也不尽其情然。’其联想之诡异,穿越之匪夷所思,思维之不挨着,禁不住让我猜测,你不是酒后信笔,就是过后无力,少年码王,归正已经不听使唤了。”记者 王润